茗杞。(大狗)

幻想做一只快乐的废柴。
目标成为贤妻。

歌颂蒲公英(一)格瑞和金的故事

  四月的暖风轻柔地拂过少年的脸庞,阳光将他金黄的头发映照的更加明亮。他宝蓝色的眼眸倒映着澄澈的天空与恬静的蒲公英花田。蒲公英的子女跟随着风儿在空中翱翔。
  金小心地摘下一朵绒球,抿起嘴,轻轻地将花种吹落在空中。它们飞地急切而自由。 
  “格瑞。”
  “什么事?”
  金没有回答,只是浅浅的笑着。他摘起一朵蒲公英递向格瑞。格瑞还未来得及把它接过,刹时一阵风就把它吹散了,一絮絮白色在蔚蓝的天空下回旋起舞。
  格瑞将视线转向金,愕然的发现金那被隐藏起来的不安。此时天空澄亮,阳光正好,是个难得的好天气,但金的瞳孔所折射出的是另一番风景,灰蒙蒙的,像是暴风雨前的天空,弥漫着忧郁的气息。
  格瑞有些担心,但他没有把情绪表现在脸上,只是稍稍扭转了头,移开了视线,掩饰地问道,“怎么了?”
  金坐了下来,轻轻地倚着格瑞,不急不慢地吐出“没 怎 么。”这三个字,马上又研究起了蒲公英。格瑞很不解,但也不再对问。
  “格瑞...你...你会..会不会...”金吞吞吐吐地,每一个字都充满着犹豫。
  格瑞推断是像以往一样一些任性色要求,比如,逃课来看蒲公英。所以他像往常一样,耐心地等他说下去。但是接下来的内容,使他愣住了。
  “格瑞,你会..你会继承...家..家业吗? 成为...将军吗?”金的声音很轻,带着微微的颤抖。
  比起这样严肃的问题,还不如来个任性的要求,格瑞的心绪扭成了麻花,在他看来,乐观开朗的金与这样的问题真的很不搭,而且犹犹豫豫的,应该想了很久。疑惑与担忧使他错过了回答金的最佳时间,金察觉到了格瑞的为难。
  “哈哈,没什么啦,我只是随便问问。”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,很阳光但很虚假,他从来不会用话语掩盖内心的想法。
  “会。”
   格瑞这一个字的回答,像是一发干练的箭,划破了金内心平静的湖面。金不安的看着格瑞。格瑞也不安的移开了视线。像是一个炸弹,一开始隐隐约约能感觉到危险,但也只是猜测,但现在最后的一根保险丝断开了,它就这样炸裂了。
  金抓起一朵蒲公英,赌气的攥捏着叶瓣。
  “金。”
  金低着头,不回答。他将蒲公英攥的更紧了。
  “金。”
  金嘟着嘴,眼眶已经有晶莹的泪水在打转。
  格瑞明白这是由于他那简短的回答造成的,他看见金那样的难过,心里也不好受,他想说些安慰的话,可是他做不到,是没有理由的,是矛盾的。
  “格瑞!”金忍不住了,一滴又一滴明澈的泪滴顺着脸颊落下。他颤抖着,呜咽着“格瑞!格瑞!...”
  金的一声声呼唤,使格瑞感到刺痛,这有魔力般的语言,将他牢牢的锁在金的囚笼中,他想要说些什么,或者做些什么。格瑞心想,也许可以和眼前哭泣的小野兽解释一下,刚刚那个只是玩笑...他做不到啊,这是事实,矛盾的事实。
  “金!”格瑞像是冲击笼子的鸟,他向金为他设的囚笼发动进攻了。格瑞用熟悉的招式,迅速抓住了金的手腕。金像是受惊的小鹿不断地挣扎。格瑞一点也不手软,直直地将金按倒在花丛中。尽管粗暴,但金平静下来了。
  在翠绿的青草的掩映下,金的眼角绽开了红色的花朵,一层一次晕染着。泛红的泪痕将金的皮肤映衬的更加白皙动人。
  透过金的眼睛,可以看见格瑞那双担心又无奈的紫色眼瞳。
  金又不忍心看了,他侧过脸,轻轻地说着抱歉。 声音很小,但格瑞听见了。
  “金,这是我自己的选择,这是我的责任。”
  “可是,格瑞,战场是那样无情的地方,   伯父伯母.......”
金哽咽了,他说不下去了。
  "金,战死沙场是荣耀。我们常在书上见到的。"
  “我明白,可我不想你去送死!”说着金的眼前蒙上了一层温热的雾。
  格瑞看着再次流泪的金,不由得替他拭去了泪水,又故作得意的样子“难道你觉得我会战死吗?”
  金从格瑞的话中得到了一些安慰,他的不安缓缓散去。是啊,他可是格瑞啊,无论文政,武战都是顶尖的,他可是这个王国最厉害的人!金渐渐的恢复了,他笑了,算是给格瑞的谢礼,一个又大又甜的笑容。
  “我也要和格瑞一块去打仗!”
  这一大胆的发言,让刚得到慰藉的格瑞心情再一次沉重起来。
  “不行。”格瑞的回答尽管简单但浸透了无奈。
  “哈哈,格瑞,我开玩笑的。”
  “......”格瑞没想到金会突然加一个这样的玩笑,就这样被戏弄了一下,心里滋生了些不舒服的情绪,但对方是金,又什么关系呢?“当然是玩笑。”一个冷冷的回答,带有一丝丝的宠溺。
  “格瑞,如果你是征战四方的大将军,那我就是你守卫的王!”金仗着格瑞对他的宠溺,大肆地说出了这样的话,顿时脸上感到丝丝灼热。
  “格瑞,啊,我...我...”金着急的话都说不完整。
  格瑞牵过金的手,温柔的献上一吻。
  “当然了,我的王。”




  大厅的气氛很压抑,金紧握着刻有蒲公英花案的权杖,庄严地坐在王座上。
  “那些不知羞耻的人,都准备把你请下王座了!”凯莉向金道着不满,金没有责备,只是苦笑着。
  “金,事态紧急,必需派出格瑞了。”紫堂焦急的劝着金。金扶着额头,他能感受到鲜辣的汗珠从额头滑下。
  “格瑞大人!”
  “格瑞大人!您不能进去!”
  “格瑞大人!王正在议事,您不能进去!”
  在仆人们的警告与央求中, 格瑞踹开大厅的门,眼神中透露着愤怒。
   紫堂战战兢兢地看着格瑞,紫堂觉得格瑞全身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,随时随地就可能爆发。这样强势的气场,就连那大胆直言的凯莉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。
   唯独金,笑着。
  “格瑞,你来了。”
  “金。”
  “格瑞,你知道吗,昨天花园里...”
  “金!”就像当年一样,现在格瑞用他有魔力般的声音将金牢牢锁住了。金明白他的意思,他愿意遵从格瑞自己选择的道路,就像他那放肆的话—你为将,我为王。

  “格瑞将军。现在请你统率现有军队,前往西北边境作战。国家危在旦夕,请将你的忠诚印刻在心,蒲公英会带给你最美的颂歌。祝,武运昌盛。”

“是,我的王。”

 
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感谢你的阅读。(〃∇〃)
第一次的写文,不足之处还请见谅。

感觉有点点虐心。。。
(´°ᗜ°)ハハッ但是有后续。。

看的文也不多,写出来的文有种奇怪的感觉。(迷之因果关系)
但我努力了,希望下次能有进步!

(下次更新可能要好久了,上学期间创作困难?所以..可能是半月更?或者月更?唔..抱歉,实在是能力不足。)

最后,再次感谢大家的阅读!

大家好,这里是阿狗。٩( 'ω' )و

在昨天十多个小时的奋斗下。我终于把我的画 画好了。速度堪忧。ヽ( ̄д ̄;)ノ
这是结合我想写的文画的。还有一张图就是。。我的“大纲”了。是惨案。
_(´_`」 ∠)_
我想我能在两天之内写出些什么吧,请求期待?

总之,阿狗加油加油加加油。
٩(ˊvˋ*)و

金 是国王,
格瑞 是征战四方的将军。

格瑞总是期待凯旋回来时能看到 金 耀眼的笑容。
可是哪一个贤君愿意臣子去战场厮杀呢。更何况他是格瑞啊。
“格瑞,是你吗?”
“是的。”
眼前的金再也不是那个稚气的男孩了,他,越来越成熟,越来越像一位,王。


(初次见面,大家好,这里是只阿狗。
尝试一下画瑞金,画风,涂色什么的,尽力了,٩(ˊvˋ*)و希望下一次能有进步。
想写瑞金的故事,但是我文笔太烂,怕是写不出很好的故事,不过我想试试
( '▿ ' )
那就酱紫啦,拜拜~下次再见´◡`)